2006-04-15

2006.4摄于长沙七楼房间内 

http://fu8118.blogbus.com/files/1145373872.jpg

近夜里总是惶恐地从糜梦中晃到清晨,闹铃响毕就匆匆地穿衣洗漱向公车站冲去,不为别的,就是不想迟到被老板抓到现场。现如今迟到,除了会见到变态老板那欠他几百万的眼神外,还会随时流逝掉红晃晃滴银子。

这月发薪,那抠别除了扣了偶的事假银子,竟还扣了迟到银子。而且迟到银子是按月银的百分比来扣滴,就偶尔迟了那几分钟到,就那几次,却让本来就负债累累的赤贫阶层又凭添几层霜雪。而加班那门事儿他整个的就如得了健忘症似得抛到十宵云外去了。只有罚没有奖,靠,真TWP的变态。

真希望每日都有假日里自然醒来时的好心境,可以散漫的在床上赖到日升中天,可以慵懒地从房间的这头走到那头。属于自己的时间,爱干嘛就干嘛去。不必担心银子回流到老板的口袋,也不用见到那变态眼神中射出来的无影刀。

夜如暗潮般涌来,带来的是漫漫的无奈与痴痴的妄想,睡觉,明儿不迟到......


Tag: 杂言

评论

  • 有时候

    想着的

    和做着的事

    南辕北辙

    我们在生活里面摸爬滚打

    经历迂回和坏心情



    河川 () 发表于 2007-03-08 14:01:51  [回复]

发表评论